无标题文档

天水市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中存在的问题
中共天水市委党校  www.zgtsswdx.com 时间:2021-12-15 17:31:21 来源:中共天水市委党校

  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是一项基础性、长期性、复杂性兼备的工作,中央高度重视,社会高度关注。全市经过两年多的攻坚克难,农村改厕、农村生活垃圾污水治理等工作均取得了一系列突破,全市绝大多数乡村村容村貌得到明显提升。成绩之后,还有困难。当前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已进入爬坡过坎的关键时期,剩下的都是“硬骨头”,必须靠“咬定青山不放松”的作风、“宜将剩勇追穷寇”的勇气、“不达全胜不收兵”的志气,持续抓紧抓实,才能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取得胜利夯实基础。
  一是区域间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国继续发展具有多方面优势和条件,但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仍然突出。”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的不平衡主要表现在空间区域上,比如东部与西部、北方和南方、一二类县和三类县、城市近郊和偏远乡村存在明显的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主要表现在发展水平上,比如设备有人建没人维护、垃圾有地存没地处理、粪污垃圾处理转化率低等情况。
  二是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政策有效落实不到位。从近几年的实践来看,基层政府对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重视程度还是不够,只是满足于完成上级布置的任务而已。在快速推进城镇化的背景下,基层领导热衷于把打造城镇公园、城镇生态环境建设作为任期内政绩工程的重要内容,作为展示其政绩的关键平台和建设的重点。与之相反,尽管国家制定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的系列政策措施,但并没有得到基层政府的积极响应并结合实际付诸实施,致使农村人居环境质量不高、改善进展缓慢。
  三是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资金投入不足。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是巨大的民生工程,资金需求量大,尽管目前中央财政年投入上百亿,缺口依然很大。特别是受到疫情冲击,国际经济将保持较长时间的低迷,也对国内经济造成持续影响,中央财政能够用于“三农”特别是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的资金很难出现大的增长,部分领域还有可能下降。同时地方政府受到债务增高、土地出让金下降和外向企业经营困难等影响,财政也一样吃紧。在这种情况下,政府投入和社会资本优先倾向于解决“吃饭”问题或者是建设回报率高的项目,部分地区用于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的“钱袋子”可能会越来越瘪。以农村厕所革命投入为例,近两年尽管中央、省、市财政对实施户厕改造给予了1000元左右的奖补资金,投入总量全市每年达到1.5亿元左右,但县乡对改厕政策宣传不够,没有调动社会和农户这个投入主体,而仅仅就以奖补资金为投入总量实施户厕改造,特别是县乡一级配套资金比例极低,投入严重不足,改厕档次偏低、质量不高。与此同时,实施的以村庄清洁行动为主的农村“风貌革命”,省市财政以每村5万元的标准实施奖补,两年来总共创建省级清洁村庄1399个,投入资金6995万元,未起到决定性的实效,这“撒胡椒面式”的资金投入方式导致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设施的严重不足和质量的低劣化,难以实现预期的整治成效。特别是造成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设施的管护资金缺失,直接导致“重建轻管”现象的普遍存在。
  四是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的主体错位。无论开始于2013年的美丽乡村建设,还是近两年实施的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大革命”和“六项行动”,都是由“自上而下”的推动方式将各级政府及其职能部门推到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的第一线,使其成为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的主体,农村居民受传统生活习惯的影响,对人居环境整治的必要性认识不足,对政府推动人居环境整治行为不能充分理解,责任意识、参与意识严重不足,而广大农村居民则游离于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之外。与此同时,为了突出本部门参与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的的成效,政府及其职能部门往往倾向于选择一些基础较好的村庄作为项目实施点,而真正需要项目的村庄则很难获得支持,不可避免地导致“锦上添花”,而不是“雪里送炭”。
  五是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模式不当。在基层调研发现,在推进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中,有的地方盲目推崇一些成功的模式,而没有考虑这些模式所需要的保障条件。当然,这些模式所遵循的绿色理念以及完善的管理制度值得借鉴,但模式却难以复制。以农村生活垃圾治理为例,广泛推崇“户分类、村收集、镇转运、县处理”模式,这既没有考虑所需要的运营经费的支撑,也没有考虑农村生活垃圾进城带来的负面影响,在生活垃圾治理方面缺乏系统的思考与统筹。又如,农村“厕所革命”中一味地推崇三格化粪池模式,注重了厕所内的环境改造,但没有实现粪污的有效治理及资源化利用。一些地方探索出了“厕所革命”与生活污水一体化处理模式却没有得到有效的推广,原因在于基层政府为了完成上级政府布置的任务,只注重工程数量的增长,而没有关注工程能否实现预期效果及其可持续性。新闻媒体曝光的某地“厕所革命”中存在的问题,就是最典型的代表。
  六是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技术和人才支撑不足。在推行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中,生活污水、生活垃圾处理技术规范性较差,更缺乏统一的标准。一些县区在对生活污水进行处理时,简单地将城镇污水处理的管网方式照搬到农村,不考虑农村生活污水排放的特点以及农村集体经济状况。同时,对一些特定区域而言,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技术严重缺失。在技术路线上,农村改厕缺少高寒干旱地区的厕具及粪污处理技术;垃圾治理缺少针对农村特点的回收利用和转化技术;污水整治缺少高效低成本处理技术。在科技研发上,起步慢、积累少,缺少顶尖团队对关键技术的攻关,“政产学研”缺乏有效联动,亟需整装化、模块化、信息化技术应用。在能力保障上,缺少专业人才,从业人员大多为兼业或者转行;缺少龙头企业,企业小而散,产品标准不一,质量参差不齐。因此,当前所推广的技术区域适应性不足。
  七是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相关机制不完善。中央机构改革以来,确立了由中央农办、农业农村部牵头,各有关部门参与的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机制,各地也据此确立了相应机制,大多数运行顺畅。但在一些地区,一定程度上存在部门推诿扯皮、分管领导和稀泥的情况。仍有个别地方尚未按照中央确定的分工机制理顺本地工作机制。特别是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设施运营机制缺失,习惯“一锤子买卖”,发动农民群众不够,“厕所改了不能用”“垃圾堆起没人运”,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甚至“头痛医脚”,从长期看,破坏了本地区的农村人居环境,伤害了农民群众感情。
  八是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质量监管缺位。在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中,针对国家所推行的相关行动计划,基层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更多地关注工程实施情况和对上级部门负责,而对实施效果关注不够,更缺乏保障实施效果可持续的机制。出现这个问题的原因就在于对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缺乏监督与评价,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的评估与监督机制还没建立。首先,最基层的环保部门是县一级环保机构,乡镇一级尚无相关职能部门,县级环保部门受各种条件限制,很难对农村环境进行有效的监管。其次,全市县乡从事环境保护工作的专业人员少,不仅没有建立起农村人居环境的监测网络系统,而且也无法充分利用相关的农村人居环境监测技术。此外,当前国家环境保护的法律体系中对何种行为应该处罚以及处罚的程度规定得过于笼统,导致环保执行部门难以行使环境执法权。


监制:李东前
撰稿:何 阳 审核:王文奎

 

 

无标题文档
         版权所有:中共天水市委党校
         备案号: 陇ICP备17001240号
甘公网安备 62050202000254号
地址:甘肃省天水市秦州区岷山路60号
邮箱:tsdxbgshi@126.com
电话:0938-8384728